今早賴過床後,又睡,夢了一場讓母親遺棄的夢,已經很久很多年未曾夢過此類型的夢,不知怎麼的,又夢見了。

  夢記不清了,約是我和姊姊一同要上火車,姊姊上台北,我則好像往中部吧?走向人潮人往的車票口前時,頓時發現我身上沒錢買車票,我急忙的找姊姊,他卻早過了車票口,不知去向,我著急的東望西望,竟找不著媽媽,在奇怪佈滿全是階梯的火車站裡,我感受到強烈被母親遺棄的孤獨,先說這奇怪的火車站好了,現在回憶起來,它長的有點像電視劇「孤戀花]」,三郎尋五寶的船中樓梯那幕,只是我夢中的車站是建築物,全是樓梯的車站。夢中的我,年紀與現實差不多,不是孩子了。

  車站陰陰暗暗,光線微落,灰撲撲的建築,人,很滿很滿

  我嚎哭到聲嘶力竭,拖著滿身超重的行李離開人山人海的車站,往到處都擠的水瀉不通的街道走,目光只找尋我的母親,一路上,不斷哭哭啼啼,哭到累了哭到啞了,可是媽媽一樣不出現,人群中,我發現和藹的嬸嬸,微笑的拿出錢資助我,而且要帶我走,那是一種微微的放心,嬸嬸的身後,有人影,可是我知道是叔叔,是叔叔不大清晰的影子,在微微的放心過後,夢醒了。很累,夢很累。嬸嬸的形象,我現在回想起來,是兒時他帶我們家一起去台北的某家儂特利用餐,然後在店門口於燦爛的陽光下拍照後,所留下的美麗親切的笑容。  

  陽光很亮,景色是彩色斑斕的在滿是人群的街市中陽光很亮,景色是彩色斑斕的,這是個多彩的夢。

  該說的是,在那種情形下,資助我的女子,現實上應是三舅媽的,可是為何是久未聯絡的嬸嬸呢?車站應是田中或是員林站,不然就是桃園,可是桃園沒有符合夢中樓梯的地方,難道是彰化?反正,夢很怪,很讓人失落,很讓人筋疲力盡,搞不好是我工作太累,所以夢了,更或許是因為最近發生的種種,讓我關聯性的夢見。好累,好傷心,那夢。


  不要遺棄我,好嗎?不要忘了緊緊跟在身後的我,請回頭,停下腳步,不要忘了我,好嗎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nnyasue 的頭像
sunnyasue

防風林外有防風林

sunnyas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